欢迎光临~钱江机械

榆林中能榆阳煤矿深陷矿群利益危机(

2015-05-04 14:29:51 qjjx 523

  经济下行之时,各种乱象丛生。钱江机械
  近日,位于榆林市城郊十多公里的陕西中能有限公司榆阳煤矿(以下简称“中能榆阳煤矿”)与当地村民因环境污染和利益纠纷而爆发了群众“堵路”事件。《中国经营报》记者实地调查获知,作为榆林煤炭外运为数不多的铁路战略装车点之一的红石峡铁路专用线,已被迫停运近一月。尽管榆林市当地政府多个部门也成立工作组来协调该事,但中能榆阳煤矿矿区曾造成的不争的严重环境问题却令村民的怨气难以平息。
  事实上,在煤炭行业持续低迷的大环境下,因煤而兴的陕北榆林矿区,曾经繁荣的煤炭经济掩盖下的矿群利益平衡逐渐被打破,由此,演绎出上述因利益纠纷而起的铁路专线被迫停运的闹剧。
  逼停运煤专线
  榆林红石峡煤炭集运有限公司的工人们为了维持自己的生计,无奈向当地村民打出了这样的横幅。本报记者赵锋/摄影
  4月23日上午,在陕西煤炭运销集团中能红石峡煤炭集运有限公司的运煤站台,临近的煤场成了“空港”,装载机械在一旁“睡大觉”,拉煤火车空载着50多节车皮惨然地离开了。
  事实上,从3月28日起,红石峡铁路专用线就因“无煤可装”陷入停运。该铁路专线的职工向记者表示,他们4月份无活可干的现实肯定让最近的工资收入受影响。也因此,数位“内心感到憋屈”的工人在公司的集装站路段,挂起了横幅,宣示内容为“企业要生产、我们要吃饭”“求求强势村民放开我们弱势群体的生存之路”。
  本报记者了解到,上述无奈之举,是针对村民的所为而做出的。从3月28日起,榆林市榆阳区昌汉界村的一些村民,在该集装站的路上采用围堵和摆放汽车等形式,致使该公司煤炭上站车辆“连一辆也无法通行”,没有了煤源,造成铁路陷入停运状态。
  据红石峡集运有限公司的生产现场负责人介绍,由于运煤专用路位置偏僻,村民还在路中央搭起了帐篷来堵路。截至目前,“事发快一个月了,公司也早将此情况向榆阳区相关部门进行了书面反映,但阻挡事件仍在持续”。这位负责人还称,该公司每月20多万吨的煤炭外运计划,目前4月份只完成不足4万吨,已经发生多起对下游客户的销售违约,给企业造成了巨大损失。
  矿群利益纠葛
  记者了解到,红石峡集运有限公司其实与当地群众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冲突。而引发群众堵路事件的真正原因,缘起于当地村民与陕西中能榆阳煤矿之间的利益纠缠。
  资料显示,中能榆阳煤矿的竖井位置距榆林市区仅十多公里,这座核定500万吨产能的煤矿,因采矿和榆林城市规划实施和安全“有冲突”,2013年12月31日,陕西省决定对其进行政策性关闭。
  相伴随的是,村民与煤矿之间保持多年的利益平衡随之被打破。为此,榆阳区还成立了中能榆阳煤矿关闭善后领导小组,专门处理附近昌汗界、黄土梁村村民与煤矿方的利益补偿事宜。
  榆林市昌汗界村多位村民对记者称,中能榆阳煤矿前身原是一座年产15万吨的私营小煤窑,之后变为三家国企控股的煤田。开采以来,煤矿开采给村民居住的环境带来了难以恢复的伤害,因此“不能让国有控股的中能榆阳煤矿就这样轻松撤离”,村民们提出了11项涉及房屋、地下水源损害及对环境影响费用等方面的赔偿细则。其中涉及的生态治理补偿费据称高达5000万元。
  在堵路现场,肖战林等村民带领记者也来到昌汉界村。由于煤矿关停,该村周围的饭馆都关门了,一片萧条。该村一片片的沙地被撂荒,不少沙柳已枯死掉皮。村民们表示,由于中能榆阳煤矿开采多年,已经导致周边村庄地下隔水层遭到破坏,地下水位已由过去的5~7米下降至20米以下。另外,因中能煤矿曾向地表直排井下污水,让村子的农耕地均被碱化。而且当地多处地表塌陷,引起多户居民房子裂缝。村民们还发出质问:“种种环境问题都是由于中能榆阳煤矿而引发,我们的家园被破坏,现在中能煤矿岂能以搬迁了之”?
  不过,中能榆阳煤矿有关负责人就此称,该煤矿确实给当地造成一定的环境问题,但是他们也给附近的村民们曾带来经济实惠。比如,从2005年开始,煤矿就为附近村和榆林市的公益事业捐助了近一亿元。该人士还表示,因为煤矿搬迁,该企业承担了21亿元的损失。因为该煤矿在2008年进行了技改后,满打满算生产了不到三年,生产了不到1000万吨煤。此后,就因为搬迁而停产。“我们现在穷的就剩下裤衩了,村民还要往下扒。”上述人士表示,按照有关政策,煤矿方该给村民的补偿都已经补偿完成。
  也正是由于煤矿业当地群众的纠纷持续发酵,煤矿关闭后涉及村民的善后事宜进展艰难,于是引发上述堵路“余波”。
  “问题是村民和煤矿有纠纷,但受害的是我们煤炭铁路集运单位。”红石峡煤炭集运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说,村民们为了维权而堵路,波及该铁路运输令该单位损失不少。
  堵路余波难平
  无独有偶的是,榆林市当地最早也是吞吐量较大的铁路专用线—牛家梁铁路专用线,也因利益纠葛而被村民阻挡,从春节前到现在一直停运。这表明,榆林市的煤炭铁路运营秩序,在煤矿经济下滑的重压下,正在遭遇不同于往常的各种干扰。
  据了解,目前榆林市榆阳区已经成立了应急工作组来处理中能榆阳煤矿引发的上述危机。榆阳区政府人士告诉记者,4月23日,在小纪汗乡政府,有关各方曾专门商讨解决方案。
  但协商迄今无果,村民的堵路行为仍在持续,这让当地的铁路煤炭运销商如坐针毡。

 “我从上游采购到下游销售,目前处于三方违约。政府和村民对话协商利益诉求,最起码先要把运煤通道让开吧?”一位姓郑的发运户说。
  榆林当地煤炭专家认为,上述矿群矛盾曾经被火热的煤炭经济所掩盖,但在煤炭经济下行之时,各种利益失衡从而矛盾爆发,这也是煤炭经济难以协调的后遗症。榆阳区政府人士向记者表示,由于中能榆阳煤矿是目前榆林市第一家政策性因采矿和榆林城市规划实施和安全相冲突关闭的煤矿,相关的善后处理工作没有先例,政府在处理方面很谨慎。目前有关问题正在协商,并将尽快协调好相关矛盾。
  事实上,煤矿工业是榆林绝对的经济支柱。其对榆林市财政总收入贡献率达50%左右。目前,榆林市近一半的煤炭通过铁路战略装车点远销全国。但如今,因矿群纠葛而带来的迫运事件,让当地的煤炭经济更是雪上加霜。
  本报记者获得的最新消息称,在4月27日,榆林市市长陆治原已要求尽快解决此事,妥善处理矿群矛盾,早日恢复煤炭外运。


标签:   钻机